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影视 > 新片速递 > 美剧速递»约翰·库萨克和布洛迪:拍中国电影更有激情

约翰·库萨克和布洛迪:拍中国电影更有激情

来源:影迷汇
2015-09-08 15:53:11

阿德里安·布洛迪在《天将雄师》中饰反派 在大年初一创下3.6亿元的史上最高单日票房纪录之后,内地电影春节档再次创下新纪录:从初一至初六总票房超过17.3亿元,同比增长超过36...

约翰·库萨克和布洛迪:拍中国电影更有激情阿德里安·布洛迪在《天将雄师》中饰反派

 在大年初一创下3.6亿元的史上最高单日票房纪录之后,内地电影春节档再次创下新纪录:从初一至初六总票房超过17.3亿元,同比增长超过36%。同时根据中国电影艺术研究中心数据,以多部不同类型国产片为主的2015年春节档也得到了观众满意度80.3分的好口碑。

虽说春节看电影多以合家欢为目的,观众的宽容度比往常要高,但是今年春节档存在真正的诚意大片也是事实。其中,由成龙、约翰·库萨克、阿德里安·布洛迪三位国际明星压阵,投资超过4亿元的《天将雄师》票房夺魁,以6天4.5亿元的成绩成为“史上最挤春节档”的票房冠军。

约翰·库萨克:我看到女人在广场跳舞

约翰·库萨克在片中的角色叫卢魁斯,是古罗马军队的将军。他临危受命保卫年轻的王位继承人,带着军队千里迢迢逃到西域,因此碰到了成龙扮演的维护丝绸之路和平的都护府老大霍安。约翰·库萨克曾经跟巩俐和周润发合作过《谍海风云》,但在中国拍中文电影还是第一次。在拍摄《天将雄师》的过程中,库萨克顺便也观光了一下中国,结果他印象最深刻的其中一个场景竟然是:广场舞!

记者:你以前对成龙的印象怎么样?

库萨克:成龙在美国的形象很好,他武术高超又懂得搞笑技巧,很受欢迎。他非常具有创造力,天赋极高,双手灵活就像个魔术师。和成龙一起演动作片是我的一个梦想,和大卡司一起演一部中文电影是我的另一个梦想,现在两个梦想合二为一,对我来说太美妙了。

记者:拍了这部电影之后,你有没有发现成龙的另一面?

库萨克:我发现他是一个很有权威的人——尽管如此,他心地很好。他很幽默,走到哪都会开玩笑,十分慷慨和善。成龙总是有时间和大家在一起,我觉得这不是很多人都能做到的。虽然要处理很多事情,但他总是精力充沛,好像从来不会感到疲倦。他真的可以算我见过的最努力的人!

记者:这次来中国拍戏,感觉怎么样?

库萨克:我每天都骑一辆小自行车到处转。晚上,中国的女人们会去广场跳舞,抖抖肩膀之类的。我还经常看到一家三口在街上散步,他们会盯着你看,如果你对他们笑一笑,他们也会回敬你一个温暖的微笑。我觉得我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国家,希望还能有更多机会来中国。

记者:听说这次你有一个专门的武术教练?

库萨克:我和本尼一起训练。他之前是世界级散打冠军,现在是武术和特技指导,很专业。拍摄《天将雄师》,我要适应中国式的动作片,这和美国片有一点不同。但我觉得中国的导演和演员有很大的发挥自由,这一点我非常喜欢。我还注意到中国电影人更有激情,而在好莱坞,我们对电影的激情好像在慢慢消磨……

记者:这次你在拍摄过程中受过伤吗?

库萨克:受了点小伤,但没什么大碍。我的胸口被踢了一脚,然后还伤到了下巴,当时我以为我的下巴骨头断了,事实证明没有。但那天晚上,我确实是嚼不动饭。不过我从不抱怨,因为我在这里很开心!像成龙说的,没人抱怨。

阿德里安·布洛迪:跟成龙学习空手夺白刃

阿德里安·布洛迪在片中名叫提比斯,是古罗马的篡位者。按布洛迪的说法,这个角色个性冷酷,跟他以前演过的那些多愁善感的角色都不一样。电影上映后,这个大反派给很多观众都留下了深刻印象,支持他和支持约翰·库萨克的人几乎一样多。

记者:这次你的角色是一个大反派,为什么你愿意接?

布洛迪:这确实是一部关于正义和邪恶的电影,但观众还是可以从自己的角度去解读它。尽管我扮演的是邪恶的角色,但我还是想把它演绎得更加内敛、脆弱、复杂。这是一个受过心灵伤害的人。我想观众并不会特别讨厌他,反而会有点同情他,同情那些像他一样内心很挣扎的人。

记者:跟成龙一起合作,感觉是怎样的?

布洛迪:我对成龙大哥已经仰慕很久了,我是他的粉丝。他不仅是一个非常有天赋的著名演员,也是我所遇见过的最慷慨、最不做作的人。能跟他合作真的是我的一个梦想,我真心希望未来还有更多的合作机会。

记者:这次拍戏中最大的困难是什么?

布洛迪:除了语言,我倒想不出更多的困难。我是一个不怎么会喋喋不休埋怨的人。比如有时候大漠的气温超过40摄氏度,我依然穿着皮草和盔甲,还要拍打戏,但这都是角色需要。我甚至觉得这是一种幸运,因为能够在戈壁沙漠这样真实的场景中拍戏,而不是在摄影棚,这里的一切都是很真实的。片场有成千个演员跟我穿着一样的衣服,整个场面很宏伟壮观,真的是非常神奇。

记者:你过去就很想拍中国功夫片?

布洛迪:是的。我成长的时候并不怎么了解好莱坞电影,反而小时候跟我爸爸每周都去唐人街看中国的功夫电影,我是泡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和80年代初的中国电影中长大的。我的第一个驾驶证是在我16岁那年拿到的,上面的照片就是我带着一只“熊猫眼”的照片,因为那时候我很迷恋双节棍,当时纽约天气很冷,我穿着一件很大的外套在室外练习双节棍,结果自己把自己打倒了,最后不得不带着“熊猫眼”去拍驾驶证的照片。

记者:在中国拍功夫片和在好莱坞拍动作片有什么不一样?

布洛迪:首先,成龙的团队在这个领域是最棒的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而且他们也没有阻止我自由发挥,因此我总是在期待自己学到更多的招数,比空手夺白刃。这是一种思考的艺术,你得去思考怎么才能驾驭它。我的意思是,在这里没有“不可以”。我们这份工作其实有很多条条框框,但我在这里感觉更自由,这种感觉很棒。

娱乐杂谈
明星速报
娱乐HOTPIC

八卦速递

世间百态

网络热议

娱乐导报

影视速递

Copyright © 2010-2015 www.ymhui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 影迷汇 - 闽ICP备12023544号-1